yoza

喜雨

#致2015# 是梦境与我为邻


  >>>>>>>>>>

          

           眨眨眼,一年又过了。

           二〇一五,很特别的一年,很特别。





 # 二〇一五—上半年

    

           说起来上半年似乎就只有一个词——高考。

                       1.26-27 调研考试

                       1.28       口语一模

                       2.26       高考倒计时100天

                       2.27-28 二月月考

                       3.14       口语高考

                       3.18-19 高考一模

                       4.33-34 高考二模

                       5.22-23 高考三模                                                2015.5.9  成人了:P

                       6.7-8      高       考

           

           老实说,并没有很累,但日子真的过得很快,在教室门口种的瓜瓜果果还没熟透,我们却该走了。

           海霞每天闹醒我的六点多的闹钟,水鹏买早餐买到可以刷脸,中午回味永远都在排队,螺蛳粉的酸爽,下课打水,夏天课室的酸臭味,曙光的谭婷,rose婀娜的身子和奇奇怪怪的裙子,小和从云南带来酸枣,周华飘飘的裙子和说不清道不明的少女手势,小红的鸡汤,YYG刷刷的试卷,校运会的新广,晚自习的贡茶和寿司……

           还有好多好多只说一个词我们就能不约而同笑起来的人和事。

           写这里的时候我真的一直在笑,都说 高三最美的样子在大一的眼里,真是如此。


           高考结束,聚会、吃饭、拍照、出游。

           谢师宴那天结束的时候搭车回家,在车上恰好遇到刚下晚自习的高中生,从脱下校服那天起,就很羡慕那些现在还能穿着校服在六角楼自习的人,当时很抗拒那身青葱一样的衣服,葱 匆。

           到现在还记得成人那天在家拆礼物的感觉,自己的喜好被别人记住的感觉真的妙不可言,有时候在反省自己或许还不够。不滥交,只深交,不在数量,一两个就够。无比幸运认识了你们,也无比感恩你们接纳了我,欣喜相逢。

           莫名其妙来了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结果最后留在了重庆隔壁的成都,而薇哥真的就留在了重庆。好像是从旅行结束开始,对他们有种莫名的亲近。国庆发了条朋友圈,约明年夏天,阿日秒评,当时就暖了。不知道下一年会怎样,但我想这是我一辈子的伙伴。


           上半年似乎就这么过了,再细的可能我也想不起来了。似乎有些兵荒马乱,但却足够让人回味。从来不后悔自己的高中这么走过了,辩论社  数理社 三班 仲元 我的高中 我的骄傲。

           而再过不久,我那么那么引以为傲的高中,就成了 那年高中。






# 二〇一五—下半年


           

  七月最后一天匆忙就出发,先到了湖北,然后就来了成都。

          大学是个改造厂。半年时间清晰地看见了大家生活的变化,而自己,也做了我从前未曾想过的改变。浩楠开始玩了微信,J文开始变得有些温婉,上次拜托我给他投个票,顺手就投了并没有想很多,他过了几分钟回复我说:你们真好。然后讲了一些有点暖但我记不太清了的话,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你们真好。

          大学之后开始体会差异,文化 背景 价值观,认识了很多很有趣很nice的人,也经历过很糟糕和难过的事。有一段时间总在朋友圈发些很负能量的东西,觉得自己总不能完全接受。但后来冷静下来想想,可能我并没有真正想去接受,想去改变。

          加入的组织协会,认识的伙伴搭档,都很好。会吹口琴四肢不协调的星星部长,脾气超好总讲川普很帅的峰哥,总爱翻白眼然后教我爱和耐心的楠妈,口味很重很学霸的兰姐,一起主持的东北小伙和有个很漂亮女朋友的冬瓜搭档,搭档拍编辑部视频结果成了爸爸的我儿子,总是在澡堂遇到的爱吃红薯干的田园和操着东北腔的自贡人,腿很长的血管办之腿和美女礼仪们,很会很会做饭然而不懂的红枣之美的钱大厨,辛苦剪视频的后期援助,每天嚷着要打我还是没打的污污的赵赵,送了我玫瑰但不是王子的靖哥,爱吃爱琴的叶子,惊叹南方人不一起搓澡的北方小雪,N L还没分清楚的nan nan,还有好多很棒很nice的人,有生之年,欣喜相逢。

         

         


          这一年里我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回想和思考,最难过的时候是KT给我打电话的那天晚上,隔着一个大洋彼岸我哭的稀里哗啦,经常会因为很多小细节想起二彬 cici 想起大家,或许是和现在的大家还太陌生。其实相处久了的人才会知道,我并不是个容易熟、好相处的人,我有很多小毛病很多无法理解的要求和习惯。但你们都接受了我,我怎么能不喜欢你们。

          

          今年成都的冬天没有雪,圣诞那天意外的收到了礼物,还有那只远方寄来的兔子,我都记下来,然后来年给你们寄过去。来成都的时候带了几张旧明信片,和你们寄过来的一起贴在墙上,想慢慢地看墙壁被贴满的过程,一定很棒。明年夏天还要和大家一起去旅游,不管是哪里都好,然后躺在一张床上聊得昏天黑地。





         离新年还有一点点时间的时候,二彬在微信里给我语音,听到了大家的声音,莫名很暖心。离开仲元之后,看到合照就莫名的暖,手机里存了无数张合照,约好了,今年过年大家再拍,每年一张。睡前到了朋友圈肥豪做的东maka,然后一个人大半夜就哭的不行,如果从头再来一次,我一定不错过任何一件跟你们有关的事。何其幸运,遇见你们。

         给你们买了新年礼物,不喜欢邮寄礼物,想要回去了之后亲手给你们。

         2016到了,没有群发短信的习惯,但希望所有的你们都健健康康,开心就好,无论身在何方。


         三毛说,每个人都应该要有一个长久的梦。如果是,我希望你们永远与我为邻。


         以前过节喜欢出去玩,现在过节就想要回家,这就是长大吧。


         


         二〇一五年,感谢伴我寒暑,又供我晨昏的你们。

         二〇一六年,新年何止是要快乐,我们要继续相伴。




                                                                                                                                 二〇一六年一月一日 

                                                                                                                                           第一个小时

                                                                                                                                               于 成都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