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za

喜雨

#2016末# 山丘


 

2016年应该是目前为止我过得最不顺心最混乱的一年。

李宗盛的《山丘》是我这一年单曲循环最久的歌。

 

跟一个学长聊天的时候他说我特别会左右逢源,我当时回他一句:那是你不了解我。直到后来在餐厅和一个我很讨厌的人打招呼的时候,身边的人问我为什么还能心平气和地打招呼,我才仔细来想我确实变得人情世故了。

 

长大就是越来越多的“不得不”。

 

不得不去迎合领导,不得不去附和同学,不得不做自己从前不屑的事。

(现在不跟你撕,但我都把你记本儿上了。)

 

29号那天看到跟肥豪聊了会儿天,听到声音的时候我想起前段时间朋友圈里很多人都在转的关于微信“语音的观点”,其实我一点都不赞同。比起短信、微信或者是邮件什么的,我更喜欢面对面地交谈或者是直接的语音交流,声音比起文字更加有情绪更加让人觉得有真实感。我会经常跟想见的人视频、语音,听到声音的感觉真的很棒。

其实能发语音的不外乎家人朋友,我妈每天跟我说hi都要发条语音,但是我感觉挺棒的,听声音就知道她今天过得很愉快。跟彬彬、CiCi视频的时候,没有洗头穿着睡衣,看到二彬在那里跑来跑去照光线然后脚抽筋的时候CiCi吐槽说 好想说自己不认识你啊。

有些人啊好庆幸自己遇见了,而有些人虽然很好,但是还是不要认识为好。

每次点开,我会期待听到对方的声音,更期待看到对方的样子。

 

因为,我一见你就笑啊。

 

熟悉的人应该都知道这一年我的负能量爆表了,隔三岔五就会吐槽些人和事。但其实每次刷朋友圈的时候我会有种恐慌感,大家好像都有了自己新的圈子,只有我还停在原地,有种如果对方转身就只剩下我一个人的恐慌感。我把自己的朋友圈整理的很干净,什么样的朋友谈什么样的话题,各自保留底线。

 

有次上体育课的时候跟几个男同学走去操场,路上他们一直在调侃我的身高和体重,我笑了笑就随他了,同行的女同学气不过转身说了句关你屁事,吃饭的时候她问我怎么都不生气,我想了想说,没关系啊,这种类型的人就随便他啦,我又没必要按着他们的喜好来改。

有个问题常有人问,为什么别人都不理解我呢?但其实为什么要把这个权利交给别人呢?自己选择想被理解的人啊。母上大人说了,朋友贵精不贵多。

有次她知道我经常一个人去看电影的时候很震惊,说我好可怜。我倒是认为总是要迁就别人去看自己不喜欢的电影的人比较可怜,所以我不愿意去强迫别人。大家喜欢的东西一样就一起,不喜欢就各自分开,没必要粘粘糊糊地整天腻在一起啊。毕竟一生中大部分的事你是要一个人做的,就好比两个人不能看一本书一样。

 

我永远不想知道朋友不愿告诉我的秘密。

 

这一年自己能够察觉到自己很明显的变化,自己变得越来越不相信人,脾气越来越暴躁,有时候会很讨厌自己,心里的阴暗面捂都捂不住。

但这一年里实在是遇见了太多了不好的人和事了。

经常忙到虚脱然后最后发现只有一场空,就好像陀螺,一直在旋转,但没有方向。

 

这一年里我好像跟很多人都吐过苦水,总觉得自己身边的一切都不尽人意但我又无力改变。后来看到一篇社会科学的文章,里面说18~25岁是人生总最混乱的阶段,既不像在青春期,又不像是成年人,社科的学者给这个阶段的人一个特殊的名字叫“the roleless role”。

想想确实是roleless,我们总在说古代的人不自由,但细想其实他们的人生被规划的很好,哪个阶段做什么哪个层次做什么都规划得极好。而现在自由让人盲目,很多人不知道为了什么而忙碌,学了自己不怎么喜欢的专业做了不喜欢的工作,但其实大部分人根本说不出自己喜欢的是什么。我不喜欢自己的专业老实说,但我不讨厌它。而我向来认为我的第一兴趣不能作为我未来的职业,兴趣单纯是兴趣的时候会给我带来愉悦感,一旦变成了任务或者公式化的东西就会带来疲惫感。

一次活动认识的一个在南京上大学的男生,他给呆了两年的摄影工作室写了辞职信,聊天的时候他说:这样被人推着去拍照还有迎合别人的喜好好累,但你不能说累啊,因为别人会说 这不是你的爱好吗?他跟我说 要让爱好永远只是爱好。

 

以前觉得随心所欲的人很酷,现在觉得寡淡自制的人很酷。

 

但其实上面两种人我都很少遇到,更多的是奇奇怪怪的人。

刚进大学的时候有个在川内数学很厉害的男生问我“广州是不是离广东很近”,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一个大学生问我这样的问题,我告诉他:是的,他们相邻。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是个很理性的人。我会从很多细微的动作来判断一个人。

和大家一起看综艺的时候,里面有个男生说他大学的时候和一个姑娘谈恋爱,姑娘爸爸打电话来跟他说 我绝对不会让你这么个一穷二白的穷小子娶我女儿的 的时候,他回了一句 你早晚会后悔的。大家都觉得爸爸好势利男生好有骨气。但我觉得我要是爸爸也绝对不会让我的女儿嫁给一个对着自己喜欢的女孩的父亲还一脸傲然不懂弯腰的男生。

我曾经因为一件小事而疏远过一个本身关系很亲密的同学,我们现在已经和好了,但他至今不知道这件事。

经常有人觉得我这样很恐怖,其实我也觉得。

 

我跟肥豪说如果让我再选一次说什么我都不会离开广州。但其实,考研或者是工作的时候我还是会去向不知道的地方,好多的不得不啊。

我有很多很羡慕的人很羡慕的事,其实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开心,取悦自己挺难的。甚至我看到朋友圈能够按照自己的喜好来设计工作桌面的伙伴或者每天能够吃到自己想吃的东西的人都会很羡慕。

我一直很抱歉五一的时候龙泽和超凡来成都的时候没能一直陪着他们玩,他们还坐了那么长时间的火车。他们端来生日蛋糕给我唱生日歌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特别的难过,觉得自己好像没什么特别的但却拥有这么多温暖的朋友。

每次多了解一些人就愈觉得自己更渺小,世界上还有这么多优秀的人,自己却还什么都没做到。

 

新的一年,我要更努力做个优秀的有趣的人。

也希望你听了《山丘》,和我喜欢同一句歌词。

晚安。


                                                    yoza

                                                  2016.12.30

                                           

 

评论

热度(1)